您的位置 : 丫丫小说阅读网 > 资讯 > 应陶傅景文小说章节目录-夫君负责貌美如花完整版免费阅读

应陶傅景文小说章节目录-夫君负责貌美如花完整版免费阅读

时间:2019-12-02 15:31:44编辑:

应陶傅景文小说章节目录在哪看?丫丫小说网网带来夫君负责貌美如花完整版免费阅读,作者“卿兮”。该书主要讲述了:她爹不过是失踪了,那些所谓的亲戚朋友就趁机来踩一脚,好在她顺路捡来一个小哥哥......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应陶傅景文小说章节目录

胡氏一个娇弱女子,如何抵挡得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大汉?没一会儿,门就被撞开,而她也跟着被撞倒在地。

“不!”眼睁睁的看着那群人如豺狼虎豹一样闯进她的家中,胡氏绝望的哭喊着。

可突然,她就听到水洒到地上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此起彼落的哀叫和咒骂声。

却说准备了那么久,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应眀自然就忍不住激动,所以在门被撞开的那一瞬间,他就领头带着人闯了进来。

可还没走几步,就被兜头淋了一身的水。

现如今已经入秋,晚上已经有点凉意,再加上这一身水,当下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可紧接着,口鼻里那股骚臭味让他再无暇顾及这么点凉意。

“呸呸呸!什么鬼玩意儿!”应明想拿袖子擦嘴,就在袖子将将挨到嘴巴的时候,即看到袖口上有一坨发臭的东西,那刚压进去的恶心感再也抵挡不住,当下就要吐。

可就在这时,一个清脆中带着凉意的声音传来:“要吐回自己家吐去!别脏了我家院子!”

应明这才发现面前站着一个身形窈窕的女子,只见她一袭白衣,雪肤乌发,在这月色下,看着就有几分诡异,尤其此刻一阵凉风刮过,更让人心生凉意。

有个站在后面的人猛的看到,当下就忍不住叫道:“有……有鬼呀!”

“闭嘴!”应明怒斥了一声,转首瞪向面前笑眯眯女子,咬牙切齿道,“陶丫头,你这是做什么?”

“哎呀!原来是二叔呀!吓死我啦!”应陶拍了拍胸口,一副松口气的样子,“我方才如厕的时候听到外面鬼哭狼嚎的,这大晚上的多吓人呀,我以为家里有鬼呢,我曾经听说这鬼最怕人的屎尿,所以嘛……”

“放你娘的屁!”说话的是张氏,她当时是跟着应明几人后面,虽然没有像应明那样被泼个彻底,但也被波及,这会儿看着脏污了的衣服,又听到应陶的话,更是气不打一出来,“老娘活了这么多年,就没听说过鬼怕这东西的!你这死丫头就是故意的!”

“祖母!您可不能冤枉孙女儿呀!这话可是一个游方僧人告诉我的,鬼神之事自然是他们出家人更清楚一些,再说了,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您老说是不是?”

应陶说着还上前走向张氏,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她手上还拿着一个恭桶,再加上此时一阵风向张氏的方向飘过,那味道自然不必多说,看张氏几人面如菜色的捂着口鼻连连后退就能想象出一二。

“你站住!别过来!”

应陶也是真听话,马上就停了下来,只是面露疑惑的道:“祖母,二叔,你们这是怎么了?哦!”

说到这里低头一看,做出恍然大悟状,只见她手腕一转,似乎只是随意一丢,就将恭桶扔向张氏方向,张氏见此慌不择路的向后退去,不料踩到后面的人,再加上慌忙,整个人向后载去,而后面的男子也因此被压倒……

“娘!”应明看着张氏整个人躺在另一个男子身上,愣了一瞬,回过神来马上过去像将她扶起。

只是应明是被泼的最彻底的,此时的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行走的“恭桶”,那味道别提多呛人,就是他的亲娘张氏也被呛的本能的向后躲了一下,本来她是手撑着地面刚刚从被她压的“肉垫”上站起来,因为这一躲避,手臂一松,又一屁股坐了回去,好巧不巧的正好坐在“肉垫”的膝盖上。

被压的男子虽然壮实,但是也架不住张氏这个颇为富态的老妇一连两次的砸压,尤其第二次他甚至都听到自己骨头裂开的声音,疼得直冒冷汗,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个老不死的臭婆娘!赶紧给老子滚起来!”

张氏吓得连滚带爬的起来,看着脸色发青的大汉,心里一咯噔,忙指着应陶道:“这事儿可不能赖我!都是这贱丫头害的!”

应陶一脸无辜的摊手道:“祖母,我就是把恭桶扔一边,谁知道你没事往别的男人怀里钻呢?想证明自己人老心不老也不用这样吧!祖父还看着呢!”

“扑哧!”

方才的一出闹剧附近围观的人都看着,听到应陶的话都忍不住窃笑。

“你个小贱人!”张氏这个年纪了却还要被一个小辈这么说,登时气得老脸通红,正要发作,却被应力的一声怒斥给打断。

“够了!还嫌不够丢人!”

张氏本来想反驳,但对上应力阴沉的目光,忙闭上嘴巴,乖乖的退到一边。

应力这才把目光转向应陶,忍着怒气道:“陶丫头,你站一边去,别耽误我们做正事!”

“正事?”应陶扬眉,“不知祖父领着这么一大帮人把我家的门撞坏还把我娘撞倒在地算什么正事?什么时候欺负儿媳算正事了?”

“放肆!”应力此刻恨不得扇应陶一巴掌,可是周围有人看着,他只能强忍着怒气,“你都已经十七了,该分清是非了,那胡氏虽然是你娘,可你到底是我们应家的孩子,现在你娘背夫偷汉,你就不能包庇她!这样吧,你老老实实的把那个奸夫招出来,我到时候就不对你娘过多计较,也算是全了你一份孝心。”

“奸夫?”应陶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似的,“祖父您不会还没睡醒吧?说什么胡话呢?”

“你少在这装糊涂!”张氏忍不住讥讽道,“你和你娘千方百计的阻挡着我们,分明是心虚!”

“哦。”应陶点头道,“原来祖母是这么想的,这么说我和娘不让您领着这么一帮外人进来乱翻一通,我们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咯?”

张氏哼道:“你若是无辜的,怕什么?”

“祖母这么说也有道理,想搜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应陶话音一转,“这偷汉子的罪名可不小,若是真有其事也就罢了,可若是假的呢,祖父,祖母,还有二叔,你们打算怎么给我们母女交代?”

张氏不料应陶会有如此一问,不由得看向应力和应明,应明眸光微闪,道:“若是假的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到底是一家人……”

“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