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丫丫小说阅读网 > 资讯 > 白衣画李修远小说章节目录-南风又起念你成疾by佚名全文在线阅读

白衣画李修远小说章节目录-南风又起念你成疾by佚名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9-11-05 08:45:04编辑:

白衣画李修远小说章节目录在哪看?丫丫小说网网带来南风又起念你成疾by佚名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佚名”。该书主要讲述了:寒冷的人是不会放弃火的,哪怕那火会伤及自身。 孤独匮乏的人,也不会放弃爱,哪怕那爱性质复杂,吉凶未卜......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白衣画李修远小说章节目录

“他说什么了?”

白衣画幽幽问出口,很想知道父亲跟李修远说了些什么。

李修远笑道:“他让我好好善待你,希望你早日为李家添丁。”

白衣画的眼神迷离,这两件事情对她来说,是无比的奢望。

看到白衣画那憧憬的神情,李修远又戏谑道:“既然你父亲有这样的遗言,不如今晚我们就好好地欢愉一场,了却了你父亲的这桩心愿吧!”

结婚了五年了,他们之间并没有夫妻之实,一直都是分居。

闻言,白衣画双眼瞪着李修远,眸子里尽是一种不可思议。

她真不知道这个李修远到底抽了什么疯,竟然在她刚下葬的父亲墓前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还是当着一个下人的面。

这简直就是对她和她尸骨未寒父亲的侮辱和亵渎。

“你够了!”

白衣画用从没有过的勇气娇喝了一声。

“李修远。我爸才刚走不久,现在尸骨未寒,还希望您能自重,他对你们李家人不薄。”

当年是父亲不舍余力的出资帮助李家,才让李家逐步成为威震天下的龙头企业。如果父亲能够听到这男人说的这番话,必定在天上也不得安宁。

白衣画那突然孤傲的样子,起伏不定的身姿,成功的激起了男人的欲望。

“自重?”

片刻后,李修远鄙夷的眼神看向白衣画,旋即一步上前,直接将白衣画给扛到肩上,三步两步便来到一辆SUV车前,打开车门将她给扔到了后座上。

“敢用婉婉的生命来要挟我的女人,又是谁给你的勇气在我的面前提自重?”

想起当初的事情,李修远越想越来气,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燃烧着。

他也没想到,这个贪婪无厌,又有些不择手段的狠毒女人,竟然会让他自重!

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人拒绝。

躺在后座上的白衣画被李修远重重的压住,任凭她如何反抗挣扎,都没有任何效果。

很快,白衣画身上最后的一块遮羞布被扯掉,一副白皙柔嫩的身子暴露在了李修远的眼前。

看着这副婀娜多姿,晶玉如冰的身体,李修远竟然没有生出厌恶感觉。

相反,他的内心的深处却萌生了一种想要将这个女人彻底给征服的欲望,喉咙忍不住的滚动了几下。

“白衣画,看着我的眼睛。”

李修远一只手卡住可白衣画的下巴,冷声道:“这可是你爸生前心心念念的事,就算是在临死之前也不忘要我这样对你。如果你爸要是死后有知,他的命能够换取让我宠溺你一次,应该死而瞑目了吧?”

白衣画没有看向李修远的眼睛,而是奋力的摇动着脑袋反抗着。

“不要……放开我……啊……”

很快,李修远爬上了白衣画的身上,就在白衣画奋力挣扎中,突如其来的一刻痛的她差点昏厥了过去。

这一刻,她平静了,紧紧的咬着的自己的唇,让空气中弥漫着轻微的血腥味。

父亲就是被这个男人给间接害死得,而她此刻竟然还要受到这个男人的羞辱。

她不明白,老天为什么要这么的折磨她!

难道当年的事情,真的错的这么离谱,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

两行清泪,默默地从她微闭的眼眸中流出,道不尽的哀愁和怨恨。

这一刻,白衣画想起了她的母亲生前总爱对她说的几句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女人,一定要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不图富贵,只求恩爱。

不知用了多长的时间,李修远终于停止了粗鲁的动作,气喘吁吁的离开了白衣画的身子,正了正衣衫,依旧是一个优雅的翩翩公子,

而此刻的白衣画却早已经气血攻心,昏了过去。

只见她那苍白的不带一点血丝的脸上,依旧残留着一滴泪珠儿,让人心疼的窒息。

李修远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像是中了邪似的,心中涌动出那么一刹那的疼惜,想要伸手将白衣画脸颊上的泪珠儿给抹掉。

可是,即便白衣画此刻看起来楚楚可怜,让人疼惜,可他还是没有心软下去,所以,那只修长的手在刚靠近白衣画脸颊的时候,又匆匆的收了回去。

片刻后,李修远那点怜惜也在仇恨中瞬间烟消云散。

他下了车,对着不远处的小夏道:“把小姐带回家,好生照顾。”

可就在汽车离开的那个瞬间,他也想起了五年前那个冒着危险将自己在车底下救出的女人。

看着远去的汽车,李修远也仰头看天,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

白衣画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外面,大雪交加,天气极寒,再加上父亲自杀身亡,以及李修远的折磨,对她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打击。

所以,仅仅两三天,白衣画就面色憔悴的不成样子。

李修远不同意和她离婚,甚至派了很多人来看管她,看似是担心她轻生,其实不过是在软禁她,以供日后对她进行折磨。

几天之后,白衣画穿着一件酒红色的睡袍在二楼的房间下来,刚刚坐在沙发上,茶几上的手机便传来一阵短促的震动。

这是一段文字外加一段小视频,来自一个熟悉的号码。

“姐,我和你的老公昨晚万宏丽景12号公寓,一起做着我们最喜欢做的事……白衣画,你即便在我手中抢了这个男人又怎么样?你留不住他的人,更留不住他的心,干嘛还不赶紧离婚呢?”

点开这段视频,白衣画那长长的睫毛下,眸子里的暗黑被遮挡的严严实实。

视频中,容貌同样出众的夏婉婉正身穿一身真丝睡袍坐在一个华贵的真皮沙发上,微微一笑后,镜头便在下一瞬转向了别的地方,画面中竟然看到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竟然在下厨……

“你不好好的陪着修远,竟然还有兴致的给我发来短信和视频,真的是难得啊!”

白衣画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跳动着,一字一句间都是她淡漠的态度。

可她的短信才刚刚的发送出去,门铃声就滴答滴答的响起了,来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用短信挑衅她的夏婉婉。

夏婉婉本是白衣画的一个远房表妹,从乡下来到凉城求学之后,便经常住在她们家,年龄相当的她们更像是无话不谈的亲姐妹。

但是,谁又能够想像的到,就在那么一朝一夕之间,就是这个看着懵懂无知的乡下表妹,竟然会悄无声息的爬上了自己未婚夫的床,成为了让李修远爱到了骨子里的女人。

白衣画脸色沉了几分,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眸子里的落寞,那不动声色的模样让夏婉婉的眼神也渐渐的深了几分。

这女人依旧还是这样一副小人得势的模样。

她明明已经得到了李修远的身心,将白衣画给狠狠地踩在自己的脚下。

可是,她还是想要得到更多,更想看到白衣画那种失态的模样。

一进入大厅中,夏婉婉就心里百般情愫,微笑道:“姐姐,我都来了,你不打算请我坐坐吗?外面这么冷,好歹也让我喝杯茶再走吧!”

说完,夏婉婉便自顾自的在白衣画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根本不把自己当外人。

坐下之后,夏婉婉先是简单的打量了一下这座奢华的别墅,而后脸上呈现出一种难掩的得意之色,看着白衣画道:“姐,我这次来,是有一件大喜事和你说,希望姐姐能够成全我一次。”

“我怀了修远的孩子,已经三个月了。”夏婉婉低着头,一脸的羞涩,手轻轻的抚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眸子里此刻自带喜气。

“多亏了姐姐当年救了我一命所以我一直把姐姐看做亲姐妹,这次来呢,是想要伴在姐姐身边,直到这孩子出生,毕竟姐姐是医生,有姐姐陪着我心里踏实。”

这估计是最猖狂的小三了,抢了她白衣画的老公,现在竟然还要住到她的家里来安胎。

“对了,修远也是知道这件事的。他工作忙,我也不忍心他天天守在我的身边的。”

白衣画摇晃着面前的茶杯,不经意的晃了晃,极其得滚烫的茶水顺着袖口洒进了衣服里,焦浇灼在皮肤上,她却丝毫没有知觉。

李修远和夏婉婉他们有孩子了。

还是在她这样的痛苦,落寞的时刻

“估计这样重的任务我白衣画可无法完成……”白衣画语气平淡的开口,暗淡的眼神渐渐的恍惚起来。

就在夏婉婉刚要继续开口的时候,门再一次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然后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两个女人的面前,直接上前将坐在沙发上的夏婉婉抱住。

“不是说好了等我去接你吗?怎么自己过来了?”

白衣画抬眸,将目光停留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男人身上,那张无比完美的脸带着一丝的紧张,她的心却莫名的繁衍出凄清的情愫。

白衣画已经嫁给这个男人五年了,他从来没有踏进这里半步,而白衣画也从来没有见这个男人为谁如此的小心翼翼过。

像是察觉到白衣画的眼神,李修远转过身来,眸子里的柔和顷刻之间荡然无存,“刚才婉婉的话你应该听得很明白了,我并不想看到你这个女人的,可是婉婉不和你计较当年,你就当做自赎吧!”

白衣画是李修远明媒正娶的女人,现在他将别的女人公然带回家里,让自己的老婆替他照顾他和其它女人的孩子,天下可有这事?

白衣画恨……可是此刻男人的语气是满是对她的威胁和警告,纤长的手指指了指白家集团的方向,“你白衣画应该是个聪明人,应该能够听明白我的意思吧?”

白衣画的脸色瞬间苍白的不带一丝血丝,她怎么可能会不明白这男人的隐含之意呢?

李修远为了惩罚她当年的错,间接的将她的父亲害死,那如果她不应夏婉婉,或者期间夏婉婉出了什么事,那他一定会继续报复,伤害到其它无辜人的。

她进退两难,怎么敢拒绝他呢?

“我明白。”最终,白衣画强忍着内心的艰涩,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从那天开始,白衣画就彻底的没有了人身自由。

夏婉婉的肚子里怀着李修远的孩子,即便她不是李家名正言顺的女主人,可是因为这个孩子,让她在李修远的心中位置更加的巩固。

而白衣画害怕李修远报复她其他的亲人,毁掉白氏集团最后一丝生机,自然在对待夏婉婉时十分的上心。

即便家里有佣人,但是夏婉婉吃的用的穿的都要靠她一个人亲自去准备,俨然成了夏婉婉的贴身佣人了。

长时间下来,她都快要忘了自己是李修远有名无实的老婆,是这宅子的女主人了。

日夜的操劳,本就清瘦的白衣画很快便更加的憔悴起来。

可是即便是这样,李修远也没有打算放过她就此作罢的意思,白衣画自然比不过佣人的照料,可是他偏偏故意折磨她。

“亲爱的,叫我姐姐也先别忘了,先让她吃饭吧。”

此刻,白衣画正兜兜转在厨房里,细心的为夏婉婉熬制燕窝。而她的身后正是将夏婉婉宠上天的李修远。

她听到了夏婉婉的话,暗暗啐了一口,“夏婉婉,你是演戏演上瘾姐吗?”

但是,必须承认,李修远在他最爱的女人面前,的确是十分的体贴入微的,他坐在夏婉婉的旁边,正体贴的抚摸着夏婉婉的小腹,一脸的喜悦。

白衣画将视线从二人身上转移,努力的克制住自己不要再去看这缠绵暧昧的一幕,可是那柔柔细语伴在她的耳侧,让她原本平静的心不由得再生斑斓,隐隐作痛。

原来,这男人也并非那样的高冷,只是他的眼里除了夏婉婉以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任何人。

白衣画不由得出了神,而手上的碗瞬间歪向了一边,滚烫的燕窝瞬间撒了出来,飞溅到她纤细的手上,痛的白衣画忍不住的呻吟了一下,身子跟着微微颤抖了一瞬。

“姐,有没有烫到?”夏婉婉见状,忙拉开椅子起了身,,一脸惊讶的开了口。

“下次小心点。。”李修远凉薄的语气开口,眸色更暗了几分,目光停留在了白衣画那纤细又白嫩的手上,意味深长。

夏婉婉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得握紧。

难道,李修远还会关心白衣画这个歹毒的贱女人吗?

“婉婉还等着喝呢,你现在给洒了,让她喝什么?”片刻以后,李修远这才语气平缓的开了口,那凉薄冰冷的不带一点温度的语气,简直能冻掉人的舌头。

“我重新做,很快就好。”白衣画看着红灼的手背,强忍住那份疼筒,不大一会又重新端上了一碗燕窝,“婉婉趁热喝了吧。”

白衣画那金黄色的波浪秀发在她俊俏的小脸上留下了一道阴影,让他们二人无法揣测这女人此时此刻真实的心思。

“谢谢姐,只是我刚吃完饭实在是没有胃口。夏婉婉娇嗔道,轻轻的拉着李修远的手,“晚点再喝吧。”

白衣画将只指甲剜进肉里,手被烫的红肿,可是再痛她依旧像是木头人一样站在二人的面前,哪怕她的心已经被他们伤的满是伤痕。

“多少喝点。”李修远的眸子里浮现着一丝宠溺,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口,“喝了吧,为了我们的孩子。”

“那好吧。”

可是夏婉婉才刚刚将那碗燕窝拿起来,递到嘴边,下一瞬间便将手中的碗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脸色吓得苍白。

她直接后退到了李修远的怀里,扬起手指向了面前的白衣画,“姐姐,你为什么要害我肚子里的孩子!”

什么?我…”白衣画一脸的错愕和惶恐。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作者:佚名类型:现情状态:

寒冷的人是不会放弃火的,哪怕那火会伤及自身。孤独匮乏的人,也不会放弃爱,哪怕那爱性质复杂,吉凶未卜。

小说详情